给出有针对性的解决办法
来源:    发布时间: 2020-03-22 22:33    次浏览   

李先生说,他们的公司专门负责为这些商场整合业主、理顺物管关系,帮助它们重新找到商业定位,并且承接招商和后续开业、运营的业务。

当开发商将返租两三年的场地交回业主手中时,很多基础设施已经陈旧。中央空调、电梯的维护、防火通道消防设施的保养,都需要资金。

招商——不少格子铺商场在开发商返租期间看起来还算有人气,一旦交回小业主手中就经营不下去。某酒类商铺业主向记者透露个中“奥秘”:在开发商经营期引入龙头老大,业主感觉很放心。到了返租合同期满,业主收回铺位后,这些大型商家就“拜拜”了,“龙头都是开发商请来的‘旺场族’,贴钱让他们进驻做招牌。”

星辰天街业主李先生介绍,他所经历的各类商铺销售过程,主要都是在做概念,“但承诺绝不会出现在买卖合同中。”据一名业主透露,星辰天街整个商场商铺价格不到1亿元,但分割成401个格子铺后,平均每个卖60万元,总成交价逾两亿元。

目前,广州已出现专门针对问题格子铺的商业运营公司,可根据每个烂场的不同问题,给出有针对性的解决办法。

消防——五羊新城广场的商铺,由于当年消防未通过、业主之间有纠纷,至今烂尾。同样的情况也发生在大沙头旧货交易市场负一层的商铺,消防问题导致交铺时间一拖再拖,至今业主投诉无门。

星辰字号下的一个商场属于一个裙楼,根据规定,住宅和商用一起,每一栋只能有一个业主委员会,所以商用用户无法独立成立业委会。因此,小业主们成立了一家第三方公司,以公司的名义代表全体业主来管理商场。

本报在上周报道了大沙头的“坑爹迷你铺”,部分空间只能装得下一个人,连自动售卖机都摆不下。报道出街后,引起了强烈的反响。

与此同时,也有部分格子铺的小业主整合起来自救,如星辰字号旗下一家酒类商铺,现在已进入重新招商阶段,广州大道上的星辰天街已完成招商,场内正在重新装修。

规划——大沙头的“坑爹迷你铺”是一个比较极端的案例,3000平方米的场地被分割成788个铺位,平均每个铺位不到4平方米,加上分户图没有考虑到承重柱、墙角、公共线路、管道的分布,导致业主查看时发现了很多奇葩铺面,有的连半个身子都容不下。类似的格子铺在星辰酒业交易中心也有出现。

某家此类招商运营公司的负责人李先生告诉记者,广州这种烂场格子铺多达40余个,原因主要在于业主众多;总面积较大,很难招商;公共设施启动费用极高,一旦运营失败,成本负担不小。

买下这类商铺后,几乎所有业主都经历过期待、愤怒和失望。然而,这类天生有缺陷的格子铺,想旺起来根本不容易。

这类格子铺,如果小部分业主意见难以统一,法律就应当多考虑公共利益,原则上保护大部分业主的利益。

记者走访发现,这些烂尾商铺的面积都不小,大的有上万平方米,小的也至少有两三千平方米,公共设施的启动费用不能小看。

上周,本报报道了大沙头“坑爹迷你铺”,窄得只能容下一个人,根本没法做生意。此后,记者走访发现,“坑爹迷你铺”只是广州部分问题格子铺的一个极端代表。在星辰、万城字号旗下的多家商场式商铺,当年吸金百亿元,如今大部分已经烂场。业主除了苦等商场兴旺,别无他法。

多家格子铺业主牵头人都表示,最大的问题就是业主多,大场的产权切割成几百份,任何举措都要经过每个业主的同意,导致事情很难办。

不少格子铺的物业管理与整栋大楼的物管共用,由于购买商铺后已发生诸多不如意,很多业主不愿意再交物管费。而物管就会因此停水停电,很多商场因此走向死胡同。

这种模式下买卖的成交,往往有接二连三的麻烦,有的是消防不过关,有的是规划不合理根本无法经营,还有不少场根本无法成功招商。

记者走访发现,这些商铺的吸金模式非常相似,都是给小业主描绘一个前景,比如“一铺养三代”、“打造大型商业中心”、“各大大品牌将进驻”等诱惑性内容,将商铺卖给小业主,再以返租形式拿到经营权,声称帮小业主把商场做红火之后再交还,并口头承诺保证一定年利率,几年后租金能有多高,有些还承诺提供担保公司,但这类担保公司根本没有资产赔付能力。

一家占地6700平方米的商场业主郑先生告诉记者,目前商场若要重新招商,首先得把现场安控系统、电梯、电灯、空调恢复使用,“至少要先投入10万元。”这笔资金从哪里来?郑先生一筹莫展。

业主邓先生说,陈家祠附近的一个商场,几乎所有业主都拖欠物管费,导致招商失败。

星辰字号下的一家酒类交易商铺,一共有690间铺面,还有一成商铺没有解决产权问题,想成立业委会成了奢望,商场的统一管理和招商更无法实现。机场路的万城四季也因为业主纠纷一直无法成功招商。

希望政策能放宽成立业主委员会的条件,“如果整个商场60%~80%的业主同意就能成立业委会的话,我们就能很快在工商注册和街道备案,实现统一招租了。现在大部分商场都卡在这一块。”

负责人告诉记者,公司花了很长时间实现业主一个一个地授权公司统一招商,并让业主分别负责财务、联络和策划。虽然这类模式的风险在于法人代表权力过大,“但不管怎么样,我们走出了第一步。”业主郑先生说。